400-966-9556
普莱时光
发布时间:2018-03-27

我喜欢喝咖啡,喜欢咖啡的飘逸芬芳,喜欢咖啡的醇厚口感,以及浓浓的苦涩,更喜欢喝咖啡的那段怀旧时光。我喜欢喝咖啡,是来自于父亲的熏陶。父亲是一位医师,解放前就在上海开业行医。原先喜欢书法,但一次海外伯伯的来访,彻底的改变了他的爱好。1946年的一天,在英国商船上工作的伯父,随船到沪,随即请祖母与父亲一起去提篮桥的汇山码头,到那艘船上去看一看。据父亲后来跟我说,这一去,真是惊呆了!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远洋铁船!引擎和大锅炉足足有几层楼高,来来往往的船员,都穿着米白色笔挺的卡其制服,铜扭扣子闪闪发光。午餐用刀叉,吃大虾浇上翻茄沙司。特别的是,饭后的咖啡和小提琴音乐,更令他神魂颠倒,如痴如醉。

从此以后,父亲学上了小提琴,喝上了咖啡。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我年幼的时候,已经是1950年已后了,常常见父亲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喝一杯咖啡解解乏,然后得意地拉起小琴。其中两首最使我耳熟能详: 贝多芬小步舞曲 和 托赛利小夜曲 .节奏轻盈,旋律悠畅,深深地浸润着我,那颗年幼的心灵。

现在光阴已过云烟去,父亲早已安息多年,当年的那把从犹太人手里买来的捷克二手小提琴,也不知了去向。我亦过了花甲之年,退休养老。但是,每当我闻到咖啡的浓香,都会想起父亲,想起父亲当年在繁忙的诊疗之余,伴随着年幼的我,渡过的那段快乐时光。我喜欢喝咖啡,喜欢咖啡的飘逸芬芳,喜欢咖啡的醇厚口感,以及浓浓的苦涩,更喜欢品味一怀咖啡时,那轻盈的旋律,那悠悠的怀旧时光。

咖啡时光酒有豪饮的,茶有痛饮的,水有牛饮的,唯咖啡是要慢饮的。无论是热的还是冰的,是甜的还是苦的,是贵的还是贱的,你都得慢慢地呷,或叫“品”,至少看上去要像懂咖啡的样子。由于你慢慢地呷,或叫“品”,

这杯咖啡就会卖得很贵很贵,因为有时间的滋味。特别是在那人气很旺的地方,在那装修很好的地方,在那名流云集的地方,在那总得谈点什么的地方,你手中的咖啡就成了一件道具。海南的福山和兴隆都产咖啡,海南咖啡比云南咖啡便宜,云南咖啡比老挝咖啡便宜,老挝咖啡比欧洲咖啡便宜,欧洲咖啡比南美咖啡便宜,南美咖啡比海南咖啡便宜,这是为什么?当你把它当作一种饮料, 它只能卖到三块钱一杯——海南咖啡。当你把它当作一种环境,它就能卖到十块钱一杯——云南咖啡。当你把它当作一种口感,它就能卖到三十块钱一杯——老挝咖啡。当你把它当作一种格调,它就能卖到五十块钱一杯——欧洲咖啡。当你把它当作一种身份,它就能卖到几百块钱一杯——北美产的猫屎咖啡。好商品往往是成本与价钱背离的,这就是“价值”!比如我,每天写的诗都换不来一杯海南咖啡,一杯海南咖啡却能换来伟大诗人的我,所以海南咖啡比北美咖啡,贵!咖啡时光

什么是咖啡时光?于繁忙的工作中,挤出短短的半个小时,或是更长,或是更短。走出办公室,迈入阳光,踏进街边的咖啡小店。选上一个无人的角落,点杯咖啡,或是拿铁,或是摩卡,就算卡布奇诺也无妨。坐在清冷的咖啡厅里,看着窗外倏忽而过的人流,忽然腾起一种隔世之感,仿佛独自待在一片时间停滞的小天地中,忘却纷扰,放松精神。有些发呆之际,侍者送上了香醇的热咖啡,抿上一小口,只觉堵塞的脑袋似乎被扒开了个缺口。于是,精神一振,陷入沉思。 更多

咖啡时光

读完《孤独的大多数》,做饭、吃饭、处理杂务、写字,这算是休息,然后,开始读《时光》。

本来是薄阴的天气,然而后来有阳光透进来,隔着一带玻璃,在地上投射出绿色的光影,在天气转凉的时候,这样的阳光,让人感觉温暖。《时光》,特别喜欢前面关于镜、剑、玉的部分,是中国传统的文化符号,朱大可有自己的解读,所以读起来,是新陈相因的感觉:既有熟悉感,也有新鲜感。

在喝红茶。突然之间,却又想饮咖啡,于是,煮水,冲云南小粒咖啡,是挂耳式滤泡咖啡,我放了黄糖,不加奶。

中午贪看书,没有午睡,喝咖啡,也是为了醒神。其实也不觉困,人对于喜欢的东西,似乎总是如此,相比《神话》的不需要太多思考,这几本书还是要耗些脑力,所以起不到催眠的功用。

在某些时候,沉浸于故纸堆中,仿佛与世隔绝,直至抬头,才赫然发现“衣带日以缓,岁月忽已晚”。生世多艰,当然有很多需要操心的事,然而如果放了手,也就没有什么,有些事看上去琐碎,却可以成为享受,有些事,游离在外,不在乎,就等同于没有。在一本咖啡的时光里,在一本叫做《时光》的书里,这一刹那,如同蝴蝶,破茧而出,翩翩飞翔,并不会停留太久,只是,它曾存在,也许就够。